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6

无聊的又跑起了剧情

--------------------------------------------------

6.

邹远蹲在水边,认真的过滤着饮用水,考虑到估计接下来就可以等待支援归队,所以只给行军水壶灌了半满。于锋脱了背心直接打湿了在抹身上的血迹,露出一身线条漂亮的肌肉。

“帮我也灌点?”于锋把水壶丢给邹远,邹远接了,继续蹲在石头上捣鼓过滤器。

于锋看着溪流,其实有点想下去洗个澡,但是理智告诉他,里面可能有不少麻烦的小生物。他抹干净脸和胸口,又把手臂冲了冲,然后发现自己左臂上还是有一道不算浅的伤口。刚才居然没有感觉到?于锋有点难以置信,以他的感知能力,任何一点痛苦都应该被放大到足以警戒的地步。不过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个的好时间,于锋翻了翻背包,找出一卷医用胶布,直接把伤口一封,当做处理过了。

邹远站着等他,看他自己胡乱的处理伤口,也没出声,反而觉得有点晕。

他们踩着枯枝落叶往回走,被踩碎的叶片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于锋皱着眉头,想要听清远处的声音,树叶的沙沙声、溪流的汩汩声还有脚步声交错在一起,让他有点头疼。

“咦?”邹远好像踩到了什么,止住了脚步,蹲下身轻轻拨开落叶。他捡起一枚东西,眼底写满惊讶,举起手递给于锋。

“开花弹。”于锋没有接,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邹远的意思。

“是另一支武装力量。我们没有发现?”邹远收回手,达姆弹像花朵一样的叶片戳在手心,他手一翻就把子弹夹在食指和中指间,“你能感觉到吗?”

“说实话,不能。”于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现下的情况,但是直觉让他坦白,“我从一开始就感到不对劲,但是没有看到明显的异样。我现在,大概,能知道一点。对方,也有一个哨兵。”阳光斜过树影,漏在他的脸上,他抿紧嘴唇,两颊的线条好像刀削过一样的锋利。邹远叹了口气,收回目光。

“不管怎样,先去汇合。”

邹远走在前面,于锋紧紧跟着他,时不时的往周围看。走过山谷的一个弯折,曾经战斗过的那个洞口静静注视着他们,却没有了队友的踪迹。于锋和邹远交换了一个眼神,飞快的奔跑起来。尸体还在,地上的弹壳被他们的脚步踢到,咕噜咕噜的滚动,树叶沙沙作响,没有人。

“怎么可能……”邹远下意识的拿起自己的对讲机,想跟唐昊联络,却被于锋一把按住了手。邹远抬起头看向于锋,逆着近晚的阳光,于锋的短发有一点泛黄的颜色,他说:“别冲动。”

两个人一前一后靠近洞口,邹远举起手里的枪上膛指着前方。于锋下意识的跨一步超越他,首先冲入。

然而什么也没有。

没有打斗的痕迹,没有更多的标记,甚至没有留下一点废物,就好像凭空的消失了,他们的四个队友。于锋和邹远交换一个惊异的眼神,放下手。

“我去看看,”于锋走出洞,暮色西沉,丛林笼着淡淡的光晕,他朝着周围尽力寻找,却因为糟糕的视线无功而返,“我还是感觉不到。”他有些失落和挫败,天生的优势并没有在此时给他带来更多能力。邹远抿紧嘴唇,握着手里的枪:“他们没有理由抛下我们就走,一定有突发状况。”

“你是说他们遇见了那一支武装?”

“我猜是的,可是没有交火。”岩石上的弹痕犹在,却因为他们的精准而数量稀少,因此可以看出没有增加。

“我们怎么办?”于锋侧过头看向邹远,这个名义上的指挥员陷入了深深的忧虑,皱着眉头半天给不出回答,最后有些自暴自弃的说:“向前走。”

谁也不知道黑夜降临之后会带来什么,然而此刻邹远心里的担忧让他无法停下脚步。于锋并没有提醒他,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内敛的爆破手的坚韧——他们匆匆穿行在带着露水的小道上,整整四个小时,邹远甚至没有停下歇一步。

当启明星逐渐升起,于锋看了一眼树影之上的夜空,捋了捋手套的边缘。

“停。”于锋突然说,邹远的脚步几乎在一瞬间止住。

“在那个方向,”于锋沉默了两秒,轻轻的伸出手,指往东南,“火,和食物的味道。7公里以内。”

邹远转过头,盯着他的眼睛,原本板着的一张脸似乎出现了一些缓和的表情:“走吧。”他转着手里的子弹,迈开了脚步。

 

评论 ( 3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