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14

写完都不忍心回头看

嗯……不过终于快写完了

-----------------------------------------------------------

14.

邹远抬起头认真地盯着于锋,想要找到一点开玩笑的痕迹,虽然他知道于锋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他放下筷子,直接站起来丢下一句“饱了”就走。于锋眼看着他匆忙丢下餐盘,才想到起身跟了出去。

邹远没有回宿舍,而是沿着训练场一路走到了最角落,他说不出来的心烦,坐在花坛边手撑着自己的额头胡思乱想。隔着大半个训练场,于锋就看见了他。于锋远远地站了一会,看着邹远支着下巴的侧脸,竟然也有点忘了自己到底要说的是什么。

邹远看到于锋走近,也不知道是该走该留,最终还是没有动。

于锋在邹远身边坐下来,他有很多话想要说,已经说过的,没有说过的,但是他不知道邹远能不能感觉到。他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你还是感觉到了我,对吗?”

也许换一个人,还需要几分钟来消化于锋话语里的意思,但是邹远几乎是脱口而出:“那不是!”于锋也被吓了一跳,然后静静地看着邹远等他继续说。邹远却没有了再开口的意思。

于锋等了一会儿,然后自顾自说了起来:“你一定还是不愿意相信。你看,你明明可以感觉到我想的是什么,知道我要告诉你的事情,但你总是不承认。”

“我不知道,”邹远认真地反驳他,“这和共感也没有关系,顶多是我观察到的罢了。”

“你听我说吧,邹远。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于锋盯着邹远的眼睛,他甚至可以听见邹远因为紧张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我给你看的案例,你应该都看过了。我想告诉你,也许你就是这样的情况。你会是一个向导,不过是一个只能感觉到我的向导。你明白吗?”

邹远显然被于锋的直白弄得说不出话来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摇头:“不,我还是无法相信。”

“那就再做一次测试,和我。”

邹远难以置信地抬起头,良久才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邹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看着天花板睡不着。于锋躺在床上背对着他,倒是一副睡得安稳的样子。最后邹远盯着天花板一直看,不知何时睡着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邹远发现于锋已经出门了。他洗漱完毕走向食堂,却还是没有看到于锋。莫楚辰看到他就招手叫他过去,塞了两个热腾腾的烧麦给他,说是他来得早抢到的,记得邹远喜欢吃这个。邹远道了声谢坐下来慢吞吞嚼着烧麦,还在左右寻找于锋。

莫楚辰一边喝粥一边看他四处张望,露出一个了然的笑,说:“找于锋呢?他一早就去找上头了,不知道干什么。”

邹远大概猜到了于锋去做什么,于是收回眼神吞掉了最后一口烧麦,拍拍手站起来去取了碗拌面。回来的时候桌上多了个人,曾信然坐在莫楚辰对面,看见邹远有点局促的打了招呼。邹远对曾信然的印象不错,笑着回了个招呼。

莫楚辰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看着邹远和曾信然吃早饭,突然用手肘顶了下邹远,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对了,小曾昨天去做了共感测试呢,结果怎么样?”

“小曾还没成年吗?现在才做共感测试?”邹远任由莫楚辰搭着,也放下了筷子。

“已经成年了,这次做是因为好像有觉醒的迹象……测试结果很弱,差不多是二级向导,没有精神体。”曾信然有点紧张地面对两个前辈的询问,连饭也不敢吃了,只能把手放在膝盖上做得笔直,好像做报告一样地回答。

“那也不错啊,二级向导也是向导嘛,你看我们队伍里,还没出过向导呢。”莫楚辰乐呵呵地看着曾信然,还顺手拍了拍邹远的肩膀:“原先在训练营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小远是向导来着,还想着你和唐昊……当我没说。”

“你们就是都想太多!你怎么不说我们都指望你是向导呢,莫大大?”张伟从隔壁桌伸过脑袋,他显然一直也在听着对话,这时候忍不住插了嘴。

曾信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两个前辈调侃,却没有漏过邹远眼里略显的失落。

“在说什么呢?”突然有一只手拍上了邹远的肩膀,邹远回过头,发现于锋站在他的身后。于锋冲一桌人笑了笑,自顾自去取了早饭,坐下来吃起来。

邹远看了一眼时钟,预定的集合早会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莫楚辰和张伟都站起来去放餐盘,曾信然两口解决了炒饭,也匆忙跟上了。邹远不知该走该留,正盯着于锋盘子里的酱菜发呆。于锋喝了一口粥,抬头看了一眼邹远有些发愣的眼神,抬了抬下巴:“今天不用去早会了,跟我走就行。”

食堂里的人群好像约好了似的都往训练场涌动,留下邹远和于锋两个人坐着。于锋还是平静地喝着粥,好像没有发现邹远握在一起的微微颤抖的手。

“还是紧张?”于锋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认真地盯着邹远的眼睛发问。

邹远点了点头,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不是担心,这次结果和原先一样,你不是向导?”于锋笑了笑,好像是在安慰他一样继续说了下去:“其实你是不是向导,对你的区别并不大,不是吗?你现在做得就很好。”

邹远张开了嘴,想要反驳些什么,却觉得发不出声音,只好呆呆看着于锋,听他继续说。

 “你要相信自己。我们都感觉到过的,那些精神联系,你不能否定。”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向导,就不应该被隐没。如果你不是,你依旧是你自己,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人会因为你不是,而抹杀你的努力。”

“既然有能力,就要去争取最好的自己。相信你自己,有那么难吗?”

邹远先是呆呆地听着,然后慢慢地扬起了嘴角,眼里含着温柔的笑意:“你说得对。我是应该争取。”

于锋心里暗暗地舒了口气,把邹远的碗筷也收过来叠在一起,抿了抿嘴唇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何况我真的希望,你能是我的向导。”

 

评论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