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13

……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

哭瞎

 

-------------------------------------------------------------------------

13.

邹远洗完澡,靠在床头翻着一本图书馆里随手抽来的小说,心思却游荡着。于锋冲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他双眼发直的盯着书,笑了笑坐在自己床上,舒服的往后一躺枕着自己的手。

邹远躲着于锋,于锋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也没放在心上。他一贯自信,在任何事情上都有着自己的冷静盘算,更不缺乏等待时机的耐心。

那叠资料,邹远翻来覆去看了好几轮,却还是有些疑惑藏在心里。于锋给他指出的那一章他尤其认真的看了,字字句句几乎要倒背如流。但这不代表他被说服了,他告诫自己,试验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任何不切实际的设想都是多余。

少了唐昊,连队的训练可没有就此冷清下来。一般年纪的几个大小伙子凑在一起,很快就能熟络,于锋很快就已经熟悉了所有的队友。除了张伟,于锋也是整个队伍年纪最大的战士,加上出色的表现,成为了队伍里很有领导力的一员。

这一天的训练是分组模拟解救人质,邹远照例带一组兼任指挥员,小型模拟的时候不上实枪,于锋把仿真训练枪背在背上,顺手抽出了别在腿上的匕首掂了掂手感。莫楚辰看了看于锋的动作,笑着指了匕首:“你可别来真的,这回都是自己人。”几个参加了联合行动的队员都笑了,想起了于锋突击完毕一脸是血的样子。于锋也跟着笑起来,依言把匕首收了回去。

邹远其实心里有点慌,毕竟这是新队伍集结之后的第一次模拟行动。于锋和曾信然两个突击手都是刚刚加入,作为指挥员他必须最大效率的帮助他们融入队伍。拿到张伟传来的地形图,邹远托着下巴细细思考,心里浮现出了几条突进线路,但是还拿不定主意。比较典型的山地别墅,人质和歹徒基本都在二楼,从背后突进不算容易,但是正面又是暴露在对方的狙击范围内。他招手让朱效平过来,询问他对狙击点的选择。朱效平指了两个位置,邹远认真的比较了一下,手指点着其中一个说:“我觉得这个更好,不过还是看你自己的选择?”

“确实是这个更好。”于锋一直站在一边抱着手臂静静地看着两人,邹远听到了他出声,于是转头去看朱效平。

朱效平显然也同意了这个意见,然后突进路线也在于锋的建议下很快确定下来。

完成了前期准备,邹远把自己的模拟训练用的手枪抽出来,托在右手的手心转了半圈,左手高举,发出开始信号。

于锋依旧是一马当先,曾信然毕竟是新手,虽然做了不少模拟训练,但是冲锋的时候可没有他那么大胆。朱效平和张伟两个人比划了手势,一个前往埋伏狙击点,一个留在外围接应联络。莫楚辰和邹远前后脚从山崖上缓缓靠近过去,他们准备从背后绕到侧面墙角。于锋的超强感知这个时候帮了大忙,他一边保持着速度靠近目标位置,一边不停的从侧后面监视房间里的情况,和张伟交换着情报。

“四个人守着人质,二楼西北侧房间。”

“一楼东北房间,七个人,有枪。”

“二楼南侧房间,两个人。”

“二楼南侧的人出去了,现在在西北侧房间。”

邹远眼看着于锋带着曾信然基本已经进入突击范围,深呼吸一口,开口指挥:“于锋,曾信然,准备突击。”

于锋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冲了出去。

邹远突然有点慌张地提高了声音:“小心二楼房间角落,注意看有没有炸弹?”几乎不需要等到回答,他已经不由自主的迈开步伐跟着人冲进去,于锋和曾信然已经击伤了一楼的敌人,跟上他的步子上楼。在楼梯上都来不及缠斗耽搁时间,邹远尽量快速的越过被压制住的人群,房间角落里的“人质”靠在一起,遮住了炸弹堆上的红色倒计数字。邹远冲过去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进行拆弹。

于锋对着曾信然和莫楚辰比了个手势,两人会意把“人质”迅速带出。邹远已经拆开了炸弹的内部装置,匕首抵着一根线准备下手,他显然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动手。”他听到于锋在他背后说。邹远手腕一用力,炸弹的管线彻底报废,他站起身挤出一个有点苍白的笑容然后迅速跟上于锋的脚步跑下楼汇合。

整次模拟行动算得上是顺利非常,几个人回到连队一块儿去吃晚饭。邹远却不太饿,一边用筷子戳着结成块的米饭,一边抬头和于锋聊天:“今天……谢谢你了。”

“我?谢我做什么。我就是做了自己的分内事。”于锋倒是胃口不错,夹了一筷子茶树菇炒肉丝塞进嘴里。

“不是你提醒我有炸弹的吗?”邹远喝了口蛋花汤,垂下眼睛看着自己盘子里的菜。

于锋的筷子停顿下来,沉默着咀嚼然后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不,我没有。”

 

评论 ( 4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