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落花花繁]野风2

于远本里插个这个cp应该不会被打吧……

啊不过可能写不完……

顺便我窗本了的话大家打我不要打脸

还有 有人愿意赏个G什么的吗……[哭着捂住脸

 

===============================================

2.

落花狼藉的重剑插在泥土里,花繁似锦好奇的伸头过去看着这柄曾经声名在外的葬花,上面的纹路就如春日里片片落下的花瓣,美丽的纹路里是暗藏的血槽。落花狼藉眼尖,也看见了这个弹药专家后腰别着的一把手枪,他伸出手指了指,问道:“能看看你的枪吗?”

“当然可以。”花繁似锦把手枪抽出来,递给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接过枪,这把自动手枪看起来和他记忆中的那把名为猎寻的相差无几,一样嵌着花朵纹路的子弹夹,一样有适合快速扫射的弹槽。但是入手却觉得比原先的重了不少,瞄准镜的位置也稍稍调整过了。落花狼藉掂了掂这把手枪,花繁似锦似乎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不好意思的一笑解释:“因为我手还不太稳,重一点的枪准头更好。”

落花狼藉了然地冲他一笑,把自动手枪托在手里转了一圈:“那它的名字呢?”

“暂时还没有想好……”花繁似锦眨了眨眼睛,目光被落花狼藉手上的动作吸引住了。他也时常会托着自己的手枪转一圈——这曾经是百花缭乱最习惯的动作之一,可是他做的并不好。而落花狼藉做得好极了,甚至和百花缭乱不相上下。他有些羡慕的抓了抓身下的草地。

“没想好吗?”落花狼藉有点意外,然后微笑着把枪还了回去,这个局促不安的后辈让他觉得有点好奇。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草地上,从日暮坐到了漫天星光。花繁似锦干脆躺下来,他认真的看着天上的星辰。这片因为花朵命名的土地从来不缺乏美丽的星空和温暖的夜风,不需要睡眠的他经常整夜整夜躺在草地上,听这个世界温柔的声音,许一些不切实际的心愿,甚至恍惚地做一个长梦。现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前辈,他忍不住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落花狼藉聊着天。

落花狼藉正在悠闲的审视着自己的每一件新装备,还愉快地把背包里的东西翻出来给花繁似锦看。他醒来之后被换了一身顶级的银装,他一边研究着它们的属性一边和花繁似锦聊了聊关于外观的事情——他一向对自己很在意,也很自信。

一个晚上很快就要过去了,当天边泛起了日光,花繁似锦从草地上站起来,微笑着和落花狼藉道别。他们都要回到操作者下线前停留的位置去了,不然可要吓人一跳。花繁似锦郑重地对着落花狼藉鞠了一躬,然后微笑着挥手转身跑远了,留下落花狼藉举着自己的重剑挥舞起来,美名其曰是早锻炼。

花繁似锦心情愉快地沿着湖畔慢悠悠跑着,路上还遇到了在跳木桩的风刻,挥了挥手找到操作者下线前的位置,重新坐下休息着等待一天的训练。对于他们这些游戏角色来说,不让操纵者发现自己的意识算是一种本能,他托着腮胡思乱想,从自己今天应该做什么训练一直思考到落花狼藉的肌肉为什么比自己发达。

很快,他的状态变成了上线。花繁似锦并不算熟悉自己的操作者,不过对于一个游戏角色来说,他现在要做的只是配合,交给对方去控制一切。

今天的训练还是最基础的训练组合,花繁似锦认真地一枪一枪射击着移动的目标,他能听到耳机里传来的紧张的短促的呼吸声,三场训练结束,他偷偷瞄了一眼统计数字,有点遗憾地发现还是远远赶不上服务器里的最好记录。

接下来大概是动作训练了吧,今天是要爬山崖还是跳木桩呢?他还在思考着,突然发现自己被传送进了双人竞技场。准备区里,和他面面相觑的人,竟然是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个情况,两个人面对面站了一会,然后落花狼藉首先转头,往前站在准备区最前方,拎着重剑准备战斗。花繁似锦也很快进入状态,手里的子弹咔咔地上膛,手雷托在手心,随时可以出手。

花繁似锦很快明白过来,他是作为百花缭乱的继任者来到这里,没有理由不和落花狼藉搭档。就在他轻抛着手雷思量的时候,特殊的对话频道闪了闪,落花狼藉的悄悄话发了过来,只有一个大笑的表情。

花繁似锦偷偷地回给他一个微笑的表情:“前辈好,又见面了。”

“嗯,上吧。”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倒计时已经归零,他们两个都已经陷入了激烈的战斗。

 

评论 ( 7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