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13

我会努力的。

但是窗了你们还会爱我吧……

 

=========================================

12.

于锋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来不屑于扭捏和藏匿想法。而邹远却恰恰相反,他的心事永远藏在表面的温和之下,看似波澜不惊,心里却暗潮汹涌。现在于锋把一切都说开,硬是让邹远和他一起面对现实。邹远握着资料夹的手收紧,他甚至有一种想要落荒而逃的错觉。

不过僵局马上被打破了,唐昊从浴室出来,看到邹远和于锋两两相对,直接往邹远的床上一坐,就要去抽他手里的资料。

“什么嘛,我还以为有行动。”唐昊随手翻了翻,对于写满了案例的资料不屑一顾,塞回邹远手里就爬上了自己的床。于锋也知道碍于唐昊在,更多的话没法说了。两个人一个去洗澡,一个靠在床上继续研究资料。

邹远抓了抓头发,盯着资料页看了好半天最后只是把东西一合丢在桌上,翻身睡觉了。

睡梦里似乎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邹远睡不安稳,辗转反侧,最后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却是透过冰冷海水的夜空,他似乎又一次沉入了无边海洋之中,伸手握住的只是涌流的海水。但是这次他没有感受到那种窒息的压力,甚至有一点享受着被海水包裹住的柔软而微微上浮的感觉。

邹远并不知道,他的对床上于锋一样辗转反侧。

第二天于锋顶着一对熊猫眼去训练,邹远看起来倒睡得不错,却有些闷闷不乐。于锋想跟邹远搭话,却碍着唐昊总和邹远走在一块,没了机会。

唐昊一门心思跟于锋比个高下,倒是没注意好友的情绪。

这天下午唐昊接到上级通知,让他、邹远和于锋去一趟办公室。唐昊心里也不明白这个组合是什么意思,倒是邹远一边翻着资料夹一边接了句:“要分组吧?”

“什么分组?”唐昊趴在上铺,从床上把头垂下来,倒着看向邹远。

“我们现在人多,分个AB组出任务更方便吧?”邹远合上了资料夹,看了一眼倒挂着的唐昊,忍不住抬手想用资料夹拍一下唐昊的头,“不过只是我想想,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

“说不定是转调。”邹远听到于锋说。他忍不住抬头看向对床,却发现于锋闭起眼睛靠在床上,似乎没有参与他们对话的意思。

三个人准点到的办公室,教官却还没有来。唐昊坐在沙发上,喝着邹远给他们倒的水,一脸期待的等着新的任务。于锋随手翻了翻桌上放着的杂志,认真研究起了新型武器研究成果的报道。邹远给两个人倒了水,反正也无聊,站在墙边看着挂起的地图发呆。等了半个小时,教官却还没有来,唐昊有点急了。

等了一个多小时,教官终于来了。邹远赶紧给人倒了一杯水。教官喝了一口,把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丢,盯着三个人看了一会儿,问:“唐昊,你要去N市吗?”

唐昊一愣,然后立马拿过文件看了起来。邹远凑过头去,发现是一个多市联合训练的通知。唐昊翻到最后一页,上面简单明了的写清楚了训练学员的要求,而给k市的名额只有一个。于锋也看到了,却只是笔直地坐着没有插嘴。

其实教官这么问,大家心都大概明白,这个名额是打算给唐昊了。唐昊也没犹豫,直接同意了。三个月的联合训练,加上还有常规项目比赛,唐昊只当是去给队伍争光了。邹远看着唐昊的侧脸,有点恍惚的羡慕,他是最了解唐昊的人之一,能够为了证明自己而战斗,任谁也不愿意放弃机会。

吃晚饭的时候,莫楚辰端着盘子坐到唐昊他们的桌子上,一边拨弄着酱烧鱼,一边调侃唐昊:“你这是要去N市度假了?”

“呸,是去比赛的,懂吗?”唐昊毫不犹豫的一筷子抢走了一大块鱼肉,满脸严肃的纠正了他,说完倒是自己也笑了,低下头吞了一口饭。

“加油啊,唐昊。”朱效平从后面走过来,顺口说了一句。朱效平的普通话不太好,每次喊唐昊的时候都有种奇怪的口音。于锋抬头看了一眼两人,然后低下头继续吃饭。

“糖糕?”邹远似乎听到了谁叫了一声,有点奇怪的左右看看,被唐昊瞪了一眼。

但是唐昊一走,这件小小的宿舍里就又只剩下两个人了。

 

评论 ( 13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