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11

这个设定迟早被我玩坏OTZ

 

=============================================

11

于锋到百花的时候已经深夜了,分配给他的宿舍钥匙上贴着小标签,他背着行军包一间一间走过,最后站定在最角落里的一间门口。他轻手轻脚地转开门,犹豫了一下没有开灯,借着窗户里透进的月光一眼就看到了空着的床。

邹远听到响动,翻了个身,看向门口。于锋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的样子都落在他的眼底,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把手枕在脑袋下面,继续闭上了眼睛。

于锋侧身躺在床上,他进门就发现自己的室友是两个熟人,心里松了口气,外衣一脱被子一蒙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唐昊起床,睡眼朦胧直接去推厕所的门,门锁着,就听见里面哗哗的水声。他心想着邹远干啥早上就洗澡,一抬手就用力的捶了捶那老旧的木门,扯开嗓子冲着里面嚎:“邹远你快点!”

“……里头是于锋。”邹远从门外进来,手里拿着牙杯牙刷,有点无奈地看着队友。

唐昊这会才想起了于锋的到来,有点不爽地收回手。他还真不太习惯多出一个人的宿舍,但是发作又显得他太小气。邹远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先去洗漱。

于锋初来乍到,不过也没有特殊待遇。三个人一道去了食堂吃早饭,平时唐昊、邹远、莫楚辰和张伟总坐在一桌,今天多了一个人,只好三个人找了张桌子。唐昊一边吸溜米线一边听邹远跟于锋讨论训练项目。

“今天早上估计是耐力训练,结束之后拉练20公里,回来吃午饭。”邹远一边说一边把炒面里的包菜一片一片挑出来放在一边,然后舀了满满一勺辣酱拌进了面条,开始吃起来。于锋正好在吃白粥配包子,这包子馅里头居然也有辣椒,他有点理解不了,于是顺手把邹远盘子里的包菜夹过来搅在白粥里吃了。

去放餐盘的时候,邹远偷偷地用手肘顶了顶唐昊,小声提醒他:“你友好点,新队友呢。”

唐昊没说话,不锈钢的餐盘直接丢在了塑料回收桶里,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引来于锋的侧目。其实唐昊不说,邹远也知道他在较着劲,只好撇了撇嘴没再劝他。

果不其然,早上的训练时间,唐昊就是故意和于锋明着暗着比较,蛙跳比谁跳得快,耐力跑比谁跑得多,连拉练也非要走在最前面。于锋也不让他,虽然没跟唐昊抢谁走在第一个,却没被他落下半步,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营地,看得后面的邹远连连摇头。

当天晚上连队给新来的队员搞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除了于锋,还有两个队员加入,一个是从Q市的霸图转调的狙击手,周光义;另一个是从本市刚刚升调的突击手,曾信然。百花这下多了两个突击手,看来也可以好好的编排组织一下,说不定要分队了。邹远这边正在思考着,那边唐昊已经拉着于锋要和他拼拼酒量了。

平日里在军营里也没有什么机会喝酒,这一次连队里考虑到联络感情的需要,还给他们准备了两箱啤酒。不过十来个大男人,其实两箱啤酒根本不禁喝,唐昊却还执意要拼一把。邹远也不想劝了,端着茶躲在战局外看着唐昊和于锋一瓶一瓶地对喝,还有张伟在一边不停地重复:“明天早上还训练呢!”莫楚辰带着看好戏的样子跟曾信然普及之前行动的事情,周光义只喝了一口就对着同为外地人的朱效平表达了想念Q市啤酒的心情。

最后两个人加起来喝了也有一箱啤酒,都没有醉得不能走。不过酒就那么多,加上还有宿舍的门禁,唐昊也只能作罢,搭着邹远准备回去了。

路过操场的时候,邹远看着月光下的篮球架,有点手痒地做了个扣篮的姿势。于锋在他后面看见了,忍不住嘴角一扬。邹远回过头,带着有点疑惑的表情,对上了于锋的目光。

回到宿舍,唐昊第一个抢占了浴室去冲凉了。邹远坐在唐昊的床上,支着手臂不知道如何开口。

于锋坐在自己的床上,把自己的行军包从床底下拖出来,抽出厚厚的一叠资料递给邹远。邹远接过来,只翻了第一页就把钉在一起包着透明封皮的资料合上了:“给我这个有什么用?”

于锋刚想开口,邹远却继续往下说了:“我不是向导,真的不是,做了那么多次测试,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你有,”于锋盯着他的眼睛,毫不在意地抽过他手里的资料,翻到被他折了角的一页,“就在刚才,你还感觉到了,对吗?”

被翻开的资料页上,顶端写着:特殊案例。

 

评论 ( 7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