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落花/花繁]野风

有点奇怪的脑洞。

应该满是Bug。

题目随便取的。

--------------------------------------------------------------

1.

落花狼藉终于彻底地醒了。

他已经昏睡了太久,没有一个真正的主人,连那些提升等级上限时练级的日子也是浑浑噩噩的,手里的葬花都快要生锈。

但是现在他清醒过来了,活动着自己的手腕,拎着重剑试着挥舞几下,甚至在荒原上随便的奔跑着练习倒斩和崩山击,就像沉睡前一样活蹦乱跳起来。落花狼藉开心极了,战斗是他的天性,只要有机会,谁愿意在整日整夜只是昏睡呢?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跟自己的朋友分享这个消息。就算现在他的操作者依旧让他在尝试着许久未做的跳跃训练,他还是偷偷地打开了特别的聊天频道。

你悄悄地对百花缭乱说:嘿,在吗?

过了好久,频道里还是空荡荡的,落花狼藉甩着自己快要生锈的重剑,只好继续在湍急的河流里蹦来蹦去,脚底下的石块空隙越来越大,他却跳得更兴奋,重获新生的愉快让他一时把旧友抛在了脑后。但是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一点异样——来自操作者的异样。眼前的河流不算开阔,水流很快,打在圆形的石块上溅起白色的泡沫,落花狼藉有自信可以一口气冲到对岸,但是却不得不停下来左顾右盼。他不能琢磨这份崭新的谨慎,有些无聊的甩着手腕,冲着对岸开满鲜花的草地看。

训练场地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在短暂的停留之后,他又迈开了练习的脚步。几乎在每步落脚之前,他都需要确认一下路线,等待脚下的河流里翻涌的波浪稍稍平息,这样的跳跃让落花狼藉觉得有点不畅快,但是这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

几乎整个下午,落花狼藉都泡在基础训练里。从跳跃到奔跑,从最基础的倒斩到各种追击,那些流淌在记忆的动作,随便一抬手就可以轻松地做到,却还需要奋力的练习。

即使沉睡了三年,他依然是那个优秀的狂剑士——只要举起剑,就能战斗。

后来训练结束,恢复到了属于落花狼藉的自由时间。他被停在了专用的训练场地里,远处的雪山倒映在平静的湖水上,近处的草地像绿色的绒布摊开,踩上去有种令人愉快的触感,点缀其间的白色不知名花朵随风轻轻摆动。他随便找了一块河边的石头坐下来,顺手把葬花插进土里,剑锋划过斩断了几朵花的枝叶,他也不甚在意,舒服的躺倒下来,枕着自己的手臂看了一眼蓝天。

可惜只有一个人还是太闷了,落花狼藉咬着草根心想,有点不耐烦的又扫了一眼对话框,发送给百花缭乱的信息还是孤单单的停留着。

远处传来鸟鸣,然后是白色的鸽子飞过,风声里落花狼藉听到了脚步。他兴奋地跳起来,一拎重剑循着方向慢慢走去,这是属于百花的训练营地,不会有敌人随便进入,来的人不论是谁,都一定是他战友。

花繁似锦小心地擦拭完刚刚拿到的自动手枪,认真地把它收在腰间,沿着平时喜欢的小径走向湖边,想去享受一个温暖而静谧的傍晚,却听到了不熟悉的脚步声。

“是谁?”花繁似锦的手放在腰间的枪匣上,下意识地喊出声,他来到这里不久,活动范围也只有这片森林和湖边,从来没有遇见过任何人。

“别紧张,是我,”落花狼藉从树丛里钻出来,费力的把缠在铠甲上的藤蔓摘下,展开一个笑容,“哎,你是谁啊,没见过?”

“落花狼藉?!”花繁似锦只是看了一眼,就惊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脸上也染上了可疑的绯色,睁大了眼睛,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认识我?”看见眼前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落花狼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结实的铠甲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只知道眼前的是一个弹药专家,但是他的脸却毫无记忆,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大咧咧的用重剑压平了草丛,直接坐下来。

花繁似锦紧张地点了点头,曾经在这片大陆上最传奇的狂剑士就这样坐在他的面前,嘴里还咬着随便摘的草根,肩上的头发里沾着草屑,明朗的笑容和他在高悬的明星榜上见过的一模一样。他深呼吸了两下,找了一块相对平整的草地也坐了下来,手无意识的抓着绿色的草尖:“我叫花繁似锦,刚来的,前辈一定不认识我。”说完了这句他局促地笑了笑,因为他发现不知道该什么,只能低下头看着草间轻摆的花朵。

“新来的啊,难怪不认识。”落花狼藉暗暗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把旧识给忘了,听到花繁似锦的自我介绍,心情好了不少,笑着看了人:“其他人呢?怎么就你一个。”

“傲风残花前辈和风刻前辈应该在山那边,森罗前辈神出鬼没不知道去哪儿了,至于德里罗……他还在睡觉,”花繁似锦露出了一个有些俏皮的表情,轻轻摇晃着脑袋笑起来,“季冷前辈刚刚来,说想去看看花海,所以在南部吧?”

这些名字有的熟悉,有的从未听过,落花狼藉托着腮思索着旧友的面貌,最后发现只能记得一个大概的轮廓,连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有点模糊,只好无聊地吐掉了嘴里的草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了转眼珠:“那百花缭乱呢?”记忆里最清晰的那个穿一身闪亮皮甲不停转着手枪的弹药专家,居然没有被提到,落花狼藉有些奇怪。

花繁似锦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的笑容似乎凝固了,愣了半刻,竟然低了下头,他的轻声回答随着傍晚的山风吹进落花狼藉的耳朵里,他说:“他走了。”

在落花狼藉没有看到的系统对话框里,还孤单的停留着系统的提示:该角色不存在。

 

评论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