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10

 妈呀

我饿了

------------------------------------------------------------------

 

 

10.

说清楚了这件事,邹远觉得轻快了不止一点点。

远处的篮球场上唐昊大声叫着自己又进了一个三分,邹远站在花坛边上,伸出手去抚摸了不知名的灌木叶片。两个人没了话题,有点尴尬的朝远处看看,朝近处看看,最后于锋站起来拍拍裤子,说要回去找队友了。

于锋、郑轩和宋晓当天下午就离开了k市。

一场联合行动落下大幕,百花的年轻人们有过上了原先那种训练场、食堂和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唐昊却觉得邹远有点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又真是说不上来。

这天上午安排的是实弹射击训练,唐昊完成了自己的部分想去看看邹远的成绩,却发现他一个人握着枪在发呆,半天没有动。

于锋倒是正常多了,能吃能睡,训练还是那么卖力,闲来无事还和黄少天来一把格斗,看得郑轩每次都喊压力山大。关于精神过载的问题,他回到G市之后想要向上面提交报告,最后却只跟喻文州长谈了一次。作为蓝雨唯一的向导,喻文州也对于锋说的情况显得好奇,毕竟一个完全没有共感反应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对一个四级哨兵产生精神影响,更加不可能帮助于锋完好无损地渡过难关。结果还是没有确定的结论,哪怕于锋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依然感到失落。

转眼到年末,某天早晨起床郑轩突然发现对床的床褥和被子不见了,留下一张光秃秃的木板床,连床脚衣柜上的孙哲平海报都没了,只剩地上堆着两个行李包。

郑轩立马清醒了,爬起来穿衣服的速度比平时快了不三分钟。食堂里人来来往往,却没有于锋和喻文州。宋晓发现了比往常更早到的郑轩,好心的塞了人一份糯米鸡,然后拉着人说开了:“我们也是今天早上听说的。于锋不声不响就申请了转调K市,上面已经批了。你原先知道吗?”

“怎么会知道,压力山大,他想干嘛?”郑轩一边剥开糯米鸡的荷叶,一边忙里抽闲抬头说话:“不过K市也不错。”

“有什么好的?于锋都不跟我们说就走,总觉得别扭,特别黄少……呃”宋晓突然闭了嘴,埋头对付起了他的炒河粉。

黄少天端着一份肠粉坐在两个人身边,好像对之前的话题浑然不知,却没有开口。郑轩瞥了一眼他洒满了辣酱的肠粉,和宋晓交换一个眼神。不说话的黄少天让两人都在心里都直喊压力山大。

当天下午连队给于锋开了个简单的送别会。说是送别会,其实就是挨个和于锋拥抱了一把,然后就没了别的活动。黄少天干脆甩下一句“心情不好”没有去,于锋也没在意。飞机是当天晚上的,于锋很早就去了机场,背着行军包总觉得有点恍惚。

飞机起飞的时候天已经黑了,G城的灯火明亮如星。

另一个城市里结束了训练的战士三三两两回到宿舍,唐昊把外套往自己床上一甩,自己进了浴室,留下邹远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对面空床终于贴上了姓名卡,整个连队唯一一间没填满的宿舍迎来了第三位住客。崭新的被褥已经放在上面,邹远下午亲手把晒好的枕头和被子叠好放在床脚。

于锋的转调申请发到K市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他甚至亲眼见过那份手写申请表的复印件,在申请理由一栏,于锋写了洋洋洒洒的一长段,字迹不算好看却棱角分明,就像他的名字一样连锋带角,最后一句是:“我认为在k市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评论 ( 12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