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9

我发誓会he的

但是怎么he我要想一想

---------------------------------------------------------

一下直升机,指导员和连长都已经等着了。虽然一行人都完好无损,任务也完成顺利,但中间毕竟出了岔子,唐昊作为队长必须去解释甚至接受处分。但是邹远却直接走到指导员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唐昊站在一边,倒是插不上嘴了。

最后邹远被带走了。

唐昊冲上去跟连长解释,却被邹远挡回去了:“跟你没关系,这事儿是我自己的事。”邹远认真地对他说着,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开心的或者苦涩的笑容。于锋走过来,跟在邹远的身后,却也被邹远拒绝了。

共感者测试,他们每个人在成年时就接受过。可是现在邹远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独自等待着更精准的试验。共感者的特殊能力让他们拥有比一般人更强的战斗力,也成为军队里最受重视的人。但是邹远从一开始,就只是普通人。他自己是这样认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没有人会想到他是一个向导。

这一轮测试需要直接接受哨兵的精神探测,邹远坐在空旷的房间里,四面特殊材质的墙反射着淡淡的金属光泽,玻璃背后的哨兵都尚未结合,如果邹远能够影响到他们,就说明他具有安抚精神的能力。高兴、担忧、哀伤、激动,所有的情绪在这个房间里交杂成一团,却没有一丝能够让邹远有所反应。报告书上最后无奈的写着:“没有任何共感反应。”

邹远有一种舒了口气的感觉,没有失落,只有平静。

邹远回到宿舍的时候,唐昊躺在他的床上,一听到动静立马睁开眼睛,盯得邹远不好意思。

“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呀?”唐昊明显憋着火,一看到邹远就吼起来了。大半夜的宿舍楼静悄悄的,楼又是旧的,半点隔音都没有。邹远连忙给他递了个眼神,生怕他惊醒了别人被记过处分。

“我去做了个共感测试,”邹远斟酌了一下语言,小声的开口,直接坐在了唐昊旁边,“没事儿,就是普通人。”

“共感测试?你没事情突然做那个干嘛!”唐昊一拍邹远的大腿,也没听出邹远话里的意思:“再说谁问你这个了,我说上头没有要处分你吧?这次你走散也是我的错啊,你抢个屁先啊?”

邹远笑了笑,手枕在脑后躺下来:“没有呢,不处分,没事儿。困死了,睡觉吧。”

留下唐昊看着他,气得捏了个矿泉水瓶。

于锋躺在床上,半晌没合眼。

第二天早上,邹远正咬着包子发呆,于锋端着餐盘就往他旁边坐下来了,郑轩跟着坐在了唐昊边上,脸上还压着个席子印没退。唐昊抬头瞅他俩一眼,算打了个招呼。

“你们啥时候回去呀?”莫楚辰路过他们这桌,眼看着自己的固定位子被占了,就跟人打了个招呼,“要有时间再比两把?”

“下午就走了,”于锋喝了一口豆花,差点被辣椒呛了,“有机会吧。”

“压力山大。”郑轩想了想,筷子戳着自己盘里的油饼。

邹远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食堂人多嘴杂,他也找不着机会和于锋单独讲话,可是看于锋的样子,又好像对一切了然于胸了,他摸不清情况,只好闭嘴。

这天唐昊和邹远还有个小假可以放,不需要训练。邹远坐在场边看唐昊活蹦乱跳的打篮球,被周光义抢了篮板一脸不爽。于锋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邹远整个人一抖,迅速的僵直了。

“陪我逛逛?”于锋看了一眼球场上的热火朝天景象,却没有下场的欲望。

说是逛逛,邹远却低着头把于锋往没人的角落带。于锋找了个花坛边坐下来,沉思了一下,看邹远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好自己说:“你不是向导,对吧。”

“真的不是,”邹远摇了摇头,很坦诚的说了出来,“我昨天做了三个小时测试,确实没有反应。”如果之前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疑虑,那么折腾了大半个晚上的结果彻底打消了他所有的怀疑,现在他自认坦坦荡荡,心甘情愿地说了。

“如果你是呢?”于锋却突然话锋一转,好像并没有接受这个结果。

邹远哭笑不得,却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如果是……如果是的话,当然好。”

“如果是的话,就好了。”于锋把剩下的问题都咽进了肚子里。如果是的话,你会来G市和我并肩战斗吗?如果是的话,你会和我结合吗?如果是的话,你愿意做我的伴侣吗?

邹远的脸上已经写满了笃定,他并不失望,甚至有点庆幸。于锋的话问不出口,只有留下一个理解的微笑。

 

评论 ( 3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