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8

新年快乐。

这个文写的我心力交瘁

不过终于可以回到简单的部分了呜呜呜呜!

----------------------------------------------------------

8.

邹远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奇怪的梦,想起了自己被拉入深海那种窒息的压迫感。他心里的疑问压着,可现在却不是解答的时机。于锋的脚步飞快,显然是因为心情不错。邹远专注精神,跟上了他的步伐。

于锋一直没让邹远联络唐昊,仿佛是一种直觉告诉他不能这样做。现在解除了信息过载,他有自信好好地探查一下周围。原先他听到的那些脚步声已经消失在丛林里,也没有说话声,但是他依旧可以闻到火的气味,还有一点点子弹射出枪管的硝烟味。于锋现在精神饱满,状态良好,但是却能感觉到邹远有点低落的情绪。

走了小半天,邹远打开水壶灌了一口水,于锋转过身刚好对上他探寻的目光。

“我真的是向导?”邹远实在憋不住心里的疑问,小声的问了出来。

“也许不是,”于锋想了想,显然也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认真的给出了答案,“至少我之前不觉得你是。”

邹远好像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绽开了笑容。金色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斑驳的叶影轻晃,遮过他稍纵即逝的失落。

他们重新上路,邹远抽空试着联络了指挥部,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他无奈的耸耸肩,知道一切还得靠自己。他现在并不担心,只是有必须解答的疑惑等着,想要早点结束。

在他们拼命赶路的时候,唐昊已经烦得不行。他们追击另一群流窜武装,原先一边追赶一边联络邹远,没想到离开没多久就彻底断掉了联络,无线电设备只能传来断续的电流声,他们一路做了些隐蔽的记号,却还没等来于锋和邹远归队;另一支武装的底细又没有彻底摸清,只能潜伏着缓慢跟上,准备找机会一举拿下。更糟糕的是唐昊隐约觉得对方已经有所察觉,这几天的路线似乎刻意在戏弄他,每次快要赶上却又拉开距离,使他不敢贸然行动。但是任何良好的机会在前,他都不愿意放弃。

行动吗?邹远和于锋还没有来。

放弃吗?也许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几个人靠在一起,交换了眼神,最后张伟点头,唐昊一甩手里的军刀,心想,拼一把再说。

邹远跟着于锋的脚步停停走走,不断调整方向和路线,阳光换了一个方向,他们的脚步却没有停止。

“是郑轩。”于锋突然说了一句,邹远跟上他的步伐,飞快的奔跑起来。血与枪的味道,狙击手的位置,片段闪现在于锋的脑内,他没有来得及和邹远解释,时间紧迫,他实在害怕赶不及。

唐昊握紧手里的突击枪,一步一步逼近,茂密的灌木遮住了视线,他只能远远看见有六七个人围坐在一圈,有一个人握着枪站着放风。现在他背后之后莫楚辰和张伟的支援,他也说不清能不能一举拿下。郑轩的狙击必须是他最好的助力,但是郑轩迟迟未动,他也吃不准该不该动手。

郑轩没有动手,他选择的是最合适的狙击点,但是当他到达的一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那里有一个同行等着他。

一个狙击手,正在调整着将瞄准镜对准树影里的唐昊。

郑轩几乎没有实战和人近身肉搏的经验,但是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需要选择,包里的匕首出鞘,直接从背后靠近。

于锋和邹远赶到的时候,郑轩的手臂上都是血,死死的摁着一个人压在地上,却腾不出手。于锋冲上去一脚踹在那人的膝盖上,那个人一声哀叫,邹远掏出绳索把人捆了丢在一边,郑轩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对讲机,随便拍了拍,好在还没摔坏。

“可以行动了。”他冲邹远他们比了个手势,指了唐昊他们的方向,然后架起了狙击枪。

于锋和邹远点点头,飞快的顺着山路赶过去与唐昊他们汇合。

郑轩的子弹后发先至,配合着邹远精准的爆缩手雷炸了敌人措手不及,唐昊居然也玩起了自己的军刀,干脆利落的割喉和头槌直接放到了放风的人。莫楚辰的枪虽然不快,却一发赛一发的准,一二三,刚好爆头。

这场行动来得快,结束的也快。六个人坐在一块,面面相觑,最后唐昊忍耐不住,踹了被郑轩带过来的俘虏一脚。

“你们跑哪儿去了?”

“发生什么事了?”

唐昊和邹远同时开口,然后同时闭上了嘴。邹远看了看唐昊不耐烦的脸色和手臂上沾的血污,识相的闭上嘴示意唐昊先说。唐昊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示意莫楚辰来说。

于锋这会倒挺干净的,基本没沾上血迹,所以随便抹了抹两把脸,坐下来听他们说话。听完莫楚辰说他们无线电联络不上之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俘虏,然后伸手指了指:“那是个哨兵。”

邹远看了看他,然后转过来看看于锋,显然有话要问。唐昊一脸不相信的哼了一声。

“之前应该是向导素的影响,所以我失准了,不过现在轮到他了。”于锋倒也无所谓别人信不信,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也不管几人听懂与否,耸了耸肩就罢了。

张伟拿走了于锋和邹远的无线电设备检查,装置都很正常,但是电波却被干扰了。张伟没有多动手脚,准备留下给专业人员检查,说不定可以顺藤摸瓜。暮色四合,他们重新坐在一起享用晚餐并且等候支援。因为之前的脱队事件,张伟已经直接申请了直升机接回。

邹远啃完最后一口压缩饼干,艰难的咽了一口水,却意识到了什么,抬头正看到于锋盯着自己。他反应过来,摇了摇头,然后垂下眼睛。

直升机来得很快,这区域在国境线内。夜色中飞机的尾翼掠过树冠,邹远看向窗外,准备迎接事实的到来。

 

评论 ( 19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