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7

彻底放弃了逻辑。

大家不要打脸。

 

-----------------------------------------------------------

7.

清晨的露水悄悄爬上树叶,深色的天幕笼罩着静谧的丛林。不知名的虫子发出的鸣叫时断时续,掩盖住夜行人无休无止的脚步。

“他们在移动。”于锋扯住邹远,做了一个口型。邹远站住了脚步,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对方也有一个哨兵,那么很可能早就发现了他们的靠近,这样的追击太危险,等于把自己的动向暴露在敌人的眼前。可是如果放弃追踪,他们又该怎么做?

“唐昊?”他冲于锋做了口型,想了解于锋听到了多少,于锋却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邹远失望的皱起了眉头,这样前后维谷的境况下,他生怕做错了决定。他这份小心谨慎的心思,也似乎传递给了于锋。于锋手指无意识的抠着一块树皮,没有出声。

不知道他们两个这样静静的站了多久,于锋突然抱着头蹲下了身体。邹远看不清他的神情,却好像感同身受他的头疼欲裂,慌忙蹲下身去看他。于锋闭着眼睛,双手护着太阳穴的位置,脸上写满了难过与无助。“我操……信息,过载。”

信息过载。于锋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他从发现自己是一个共感者以来,一直坚持独自行动,蓝雨有着整个系统内最好的共感者搭档,最善于安抚人心的向导,虽然不是他的结合者,依然对他帮助极大。于锋向来对自己的自控能力有着绝佳的自信,他甚至认为,没有向导和他结合,他依然可以成为最强的单兵。他曾经数次申请单独作战和外出协助作战,想要证明哪怕不在蓝雨的向导周围,他依然完美的控制了自己。然而在这个时刻,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抽痛在提醒他,他依然不够强大。

邹远单膝跪在于锋面前,他并不是一个共感者,从来不了解过载会是什么样的痛苦。但他曾经听说过由于信息过载而失去生命或者落下残疾的事故,担忧和慌张的情绪爬上他的心头,好像一块重石压在他的心头和手背,既教他呼吸困难也难以动弹。

“我应该做什么?”邹远压低了声音,忍不住问。其实他也大致明白,作为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真正有效的帮助于锋。一时间他的自卑和自责又涌上心头,他抓着自己的头发,好像回到了曾经刚刚加入百花的时候那个自己,每天都在问: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不是?

于锋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他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整个人就好像被浸在冰水里,快要窒息,睁不开眼睛,每一寸的皮肤都传来刺骨的寒意。无数的声响在他的脑子里回荡,树叶的沙沙声、流水的潺潺声、虫鸣和鸟叫,还有人说话、走动的声音,火堆燃烧时噼啪的木柴作响,他快要被逼疯了,连夜风吹在脸上,都是刀子割肉一样的疼痛。

他用尽所有的克制力告诉自己要冷静,却抵不过被一片落叶的声响撩动的本能。

邹远就这样半跪着看他,无能为力。突然于锋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邹远的手腕。于锋的手心烫的惊人,邹远好像一瞬间被灼伤了一样,吓得想要跳起来,却没有挪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他眼前一黑,然后好像被拉进了一片海。咸味和腥味扑进他的口鼻,带着凉意的海水浸透他的衣衫,他感觉身体在下沉,被黑暗的深渊吞没。海面折射的光芒如同跌碎的玻璃,刺进他的眼睛,他尽力放空自己,却无法阻止自己的沉没。他的手腕很疼,好像被绳子勒住了许久,很重,好像拴着一块铁,将他拉走。邹远张开嘴想要呼救,却只感觉到海水的涌入。海面好像越来越远。

我会死吗?他沉沉的想,被浸湿了衣服贴在他冰冷的手背上。

好像有一股温暖的海流汹涌而来,轻轻托起于锋已然放空的意识。所有嘈杂的声音被包裹在海水里,消耗殆尽最后留下轻柔的风声,他试着睁开眼睛,天边的鱼肚白刚刚泛起。邹远靠在一棵粗壮的树上,一动不动。

于锋难以形容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事情,但他清晰的感觉到,有人在刻意的帮助自己安抚意识,他试着合上了眼睛。

依旧是无尽的深海,邹远好像一直在下沉,却又未曾远离海面金色的波浪。压迫感和窒息感逐渐消除,他好像浮在海水中,虽不能动,却不再被挤压得头昏脑涨。透过海水照射在身上的阳光带来了久违的暖意,将他烘得昏昏欲睡。

我会死吗?

你不会。

有一个声音穿透了海水,带着回响传进了他的耳朵。邹远好像被人握着手腕拖出了海面,然后,被迫睁开了眼睛。他的背上汗水涔涔,手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于锋握着他的手腕,注视着他的双眼。

“怎么回事?”邹远心里的疑问也正是于锋的疑问。

邹远并不是向导,至少在之前的所有共感者测试中,他都没有展现出半点向导的特质。但是他却完美的安抚了一个躁动的哨兵,于锋的精神已经回归了正常的轨道,信息过载没有给他留下任何问题。

仅仅交换了一个眼神,于锋和邹远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邹远意识到自己突然成为了一个向导,不,也许他没有那么强,但他和于锋的精神却实实在在的相互靠近了。他能感觉到于锋要说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丝情绪波动。

天边的光越来越亮,破晓的阳光穿透树叶的缝隙,照进刚刚苏醒的丛林。

于锋伸出手,握成拳头:“谢谢。”

邹远也伸出拳头,在于锋的手上敲了一下:“加油。”

他知道,该往哪儿走。

 

评论 ( 4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