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5

略血腥。

可能很不符合逻辑。

请不要殴打作者。

 

 

5.

不过半天时间就大概移动到了预定的地点。

中间他们还坐下来吃了一顿不太美味的午饭,邹远食不知味只能往自己嘴里塞压缩饼干,心里暗暗祈祷行动快点结束。张伟摆弄着通讯设备等人传送卫星图像过来,传来的图像和他们之前看到的其实差别不大。于锋吃饱了饭,静坐在树下冲着目标的方向看,树影丛丛间有烟雾和火焰的光,他能确定那里一定有人,作为一个共感者,这种感知并不费力。然而于锋却难言的有些疲惫,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然后就是短兵相接。

几乎是在进入一公里范围之后,于锋就感觉不对劲。敌人的数量比他的预判要少,武装水平也显得有些低端,低端到他觉得只是一场演习。

  “现在对表。北京时间14时23分0秒。”

“无误。”

邹远是名义上的指挥员,他丢掉一直握在手里的子弹,反手抽出手枪,然后举起左手——

行动开始。

郑轩埋伏在他自己选择的狙击点。

唐昊一马当先,成为第一梯队。于锋和邹远紧随其后,相距大约30米,从两翼包抄。莫楚辰的火力机动支援,张伟策应。

有十来个人,就在一个山谷的断崖洞口,零散的分坐着。还有两人离得较远,在山洞里面,手里拿着步枪,似乎看守着什么东西。于锋远远的看过去,却因为洞口的光亮有限,不能看清内里的情况。他握紧手里的卡宾枪,抿了抿嘴唇。明明是湿润至极的地方,嘴唇却还是干燥得起了一层硬壳,让他有点不舒服。

一阵风吹来,沙沙的树叶声吹进于锋的耳朵里,带来远处的交谈声。

“唐昊,3点钟方向的两个人。”邹远的指挥从对讲机传进耳朵里,于锋皱了皱眉,忍不住转头看向唐昊的方向。唐昊从背后抄上,一手锁喉,一手利落的背刺,直接解决,回应对讲机的时候气都不带喘,语气里有点得意:“搞定了,继续突击吗?”

“等一下,人有点多。我们马上到。”邹远咔咔的将子弹上膛,绷紧了脸上的表情,“于锋,走吧。莫楚辰跟上。”

“是。”

唐昊和于锋从两个侧边突入,直接封死了两边的退路。不算平坦的断崖上,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也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抄起摆在一边的SKS予以还击。邹远跟在唐昊一侧,眼看着于锋的枪托一推一敲,匕首划过直接抵着一个敌人的背心插进去,然后利索的抽出,溅出一排血珠。

唐昊抬起手里的M4卡宾,嘴里咬着自己的一只手套,子弹精准的击中一名歹徒,他放肆的笑了笑,大步冲上前,抬枪、瞄准、射击,几乎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完成。

守在山洞口的两人也听到了这番动静,似乎想借着自然的屏障干一票,枪管从阴暗的山洞中伸出,黑洞洞的像吐着信子的毒蛇。

“闭眼!”邹远从唐昊的背后清晰的看见几个人举起枪打算不顾一切的扫射,他跨上前左手抛出一枚闪光弹,“趴下!”强烈的亮光,那些在绝境里打算拼个鱼死网破的人顿时失去了视线,邹远的另一枚烟雾弹咕噜噜从右手边滚进山洞,手枪抬起,准头极佳的打在一个人的眉心。于锋已经冲进了山洞,完美的割喉了结了最后一点障碍。

超出想象的顺利,邹远轻轻的松了口气。郑轩的狙击点位选的很棒,在歹徒失去控制的一瞬间直接爆头了第一个冲上前的人,直接打击了所有人的士气。莫楚辰的支援也够到位,在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开枪干掉了一个企图从断崖跳下逃走的亡命之徒。于锋的突击方式和唐昊不同,偏好近身格斗,结束战斗的时候手上和上半身都有不少血,显得有点吓人。六个人重新聚在一起,准备大致的清点一下。打扫战场当然不需要他们,张伟已经开始和指挥部联系,申请善后的队伍和接应。

几人看着于锋的半身血污都有点无语,莫楚辰掏了半天,找了包湿巾给他。于锋不好意思的笑笑,拆开来抹了一把脸:“打起来就忘了,不好意思。”郑轩把自己的宝贝雷明顿收起来,懒散的坐下来:“压力山大。你不去洗洗?”

“这里离水源不远,我刚好要去补充饮用水,你去洗一洗吧。”邹远早把手枪塞了回去,一双手摘了手套还是干干净净。

“行吧。”于锋隐隐的觉得不安,却没有说出口,把擦过脸的湿巾一丢,跟着邹远走了。

 

 

评论 ( 7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