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4

4.

第二天一早,邹远在唐昊怒视的目光下吃完了早饭。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最终没能入睡,但是他满眼的血丝和明显不在状态的神情已经直接引起了唐昊的不满。唐昊显然不希望有一个随时会因为疲惫而失准的搭档,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一样,所以他毫不客气的瞪了邹远,最后邹远妥协的向他保证了自己一定不会出问题。

等待他们的是更深更遥远的未知丛林。

于锋毫不客气的走在第一个,后面跟着满脸不高兴的唐昊,紧接着是无奈的被唐昊拽着的邹远,郑轩迈着懒洋洋的步子和张伟走在一起,莫楚辰押后。丛林里的危险从来不止于不可掌握的武装,更有许多自然的产物。邹远心不在焉,跟着唐昊的脚步,不自觉地抓着背包的带子。

“小心!”

“唐昊小心!”

邹远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小心是指什么,身体已经做出了先一步的动作——他紧紧抓住唐昊的手,要把人拉离他站的位置。而于锋的手抓在唐昊的肩上,显然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唐昊刚才脚边堪堪有一条蛇,三角形的头,眯着眼睛,冷淡的吐着信子。于锋反手抽出匕首,往前半步,把唐昊和邹远格在背后。唐昊皱着眉头,显得不太开心,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拉着脸看于锋怎么收拾。

“噗。”一支小小的竹箭从他们的身侧飞过,咔嗒把刚刚抬起头的毒蛇钉在地上,不偏不倚,正是七寸。郑轩拿下嘴里的小竹筒,晃了晃:“少数民族兄弟送的。压力山大啊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办。”

邹远小小的舒了一口气。几个人一时无话,默默的继续穿越。

邹远也说不清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叫住唐昊,他跟在唐昊的身后,根本没有看到危险的靠近。可是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一瞬间告诉了他,唐昊要小心。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他也想不通这是因为什么。而此刻,他似乎也感到了不仅是自己的,还有另一个声音的疑惑。

反应太慢,似乎被什么阻碍了自己的感觉。于锋苦恼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心,觉得迷惑从这段路程的开始就伴随着自己。

很快他们发现了隐藏在丛林里的敌人的踪迹。邹远从乔木的枝干里撬出一枚子弹,放在手心里拨弄一下,递给莫楚辰,莫楚辰也看了看,传给了郑轩。

“56半。”

“7.62×39MM弹药,估计就是SKS了。从南斯拉夫弄来的吧。估计武装水平不高。”

“不好说。”于锋侧着身体靠在树干上,手指无意的扣着弹孔,摇了摇头,“连两把M16都没有敢这么嚣张?别轻敌。”

“怕什么?见一个弄死一个。”唐昊扫视了周围,抬着下巴有些不屑。

“估计在15公里外。可能在这里或者这里,唐队你觉得呢?”于锋倒没有和唐昊计较态度,他粗略的扫视要比所有人看的更远,因此也有了自己的估计。根据地形图,沿着水源的走向,大概有几个点合适藏匿,他已经做出了判断,甚至关于狙击点和突击路径也做了简单的规划,当然,他没有说。

邹远看了看于锋手里的地形图,轻轻的咦了一声,手指戳在于锋的手边:“会不会在这儿?”一个山谷里的高点,水源附近,目测与他们距离正好在15公里,在丛林的边缘,几乎是贴在国境线上。几个人交换一个眼神,于锋收起地图,心里都有了方向。

他们走的很慢,这时候正是阳光最舒服的时候,投在地上的圆形光斑被他们踩着一路前进。邹远大半夜没睡,但是经过两个小时的徒步行进,精神状态已经提起来了。他转着手里的子弹,下意识的抚摸着金属的尖头,心里有一点惴惴不安,却不敢表现出来,他最近几天总是莫名的情绪波动,让他苦恼又烦闷,害怕会影响行动时的状态。他是爆破手,也是名义上的指挥员。他没有带步枪,而是带着擅长用的半自动手枪,他最喜欢的一把格洛克19就扣在腰后。

冷兵器时代,刀就像男人的情人;然对于邹远,雷管和子弹才是他的浪漫情怀。

 

 

----------------------------------------

别嫌我更的少 我真的已经……写不出了QAQ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