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远流3

3.

邹远收拾了自己的背包,紧了紧肩带,回头看唐昊还躺在床上。

联合行动正式开始。

由唐昊带头的六个人从K市出发,飞机抵达最靠近边境的机场,换越野车行驶一天到山野里,然后,就得看他们自己的双手双脚了。

这些藏在边境森林里的危险分子,谁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武装,但是枪肯定有几把;加上一些不可言道的原因,甚至不能让邻国发现。

邹远的格斗、搏击都不过中等,但是耐力却是一等一的,甚至还比唐昊强些。六个人穿行在热带的原始森林里,都很小心,于锋和邹远是最轻松的两个。野外穿越是每个特种兵在侦察营必须的课程,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避开可能的陷阱和尽少的痕迹。

傍晚降临,根据指南针和地形图,他们刚刚进入这片山脉的腹地,再往前走就是完全无人的森林。他们靠坐在一起,生起一个小小的火堆,享用带来的自热晚餐。邹远坐下来之后用手撑着头,看着唐昊自顾自拆开了他的那袋,抽走了一包灯笼椒。唐昊吃着被简单加热过的炒面,用手肘戳戳邹远:“还不吃?”

邹远好像从什么冥想中回过神来,轻轻地“啊”了一声,然后只是拆了食品袋里的一包饼干,低头啃了起来。于锋有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好多问。

丛林的夜晚充满了未知和危险。为了避免暴露,他们躲在山谷里的石头间,轮流入睡。邹远主动提出守夜,被唐昊一推脑袋拒绝了。火堆燃的不高,潮湿的木头燃烧发出噼啪的轻声,灌木的树叶戳在他们的手上,被不耐烦的拨开。邹远靠着山石打盹,半梦半醒之间,好像看到了一片海。他踩着轻轻的步子,走在沙滩上,被阳光晒烫的沙子沾在他的脚底,他在整片沙滩上游走,好像在找一个出口,傍晚的阳光映在海面上,折射出漂亮的碎片。他走了很久,却感觉不到一点疲惫,但也没有找到出口,只有无穷无尽的海洋天空和沙。最后他走进海中,任由海水包围他的脚、小腿直到腰,整个人被浮力托了起来,越来越轻,越来越软,好像蓝色的丝绒布包裹住了他的脚踝,要把人拉进另个世界。

邹远从梦中惊醒过来。

队友们都各自靠着在睡,只有于锋低着头在把玩一柄匕首,几乎在邹远睁开眼的一瞬间,他也抬起了头,月光下他的眼神发亮。

邹远抿了抿嘴唇,他的呼吸有点不顺,好像刚刚进行完一场激烈的战斗。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比他经历过的任何噩梦都奇怪,又惊悚,又舒服,他甚至找不到合适的比喻。而于锋的眼神也让他不明所以,他眨了眨眼睛,掩饰过自己的战栗,冲于锋笑了笑,靠着石头继续闭上眼睛。但是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好像又沉入了那片海底,指缝中是轻轻流动的暖流,让他不得不重新睁开眼睛,透过高大的乔木去审视远离人烟的那一片天空。

于锋把手里的匕首塞回包里,手托着下巴注视着邹远。在邹远醒过来的一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奇妙的悸动,好像在心里有一只小小的蝴蝶扇了一下翅膀。

邹远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如果只有他和于锋两个人醒着,实在有点尴尬。他扭头看看周围,唐昊靠在他旁边大咧咧的睡在地上。邹远侧过身子看看他,又没什么可以做,干脆对着于锋打个手势,示意于锋去睡一会儿。

于锋却摇了摇头。并不是他不困,只是他觉得作为一个哨兵,他的感觉能力和他的体力远远优于其他人,能负担更多。还有一个理由是,他有种强烈的感觉,好像在戳着他的一根针尖,让他无法入睡。

两个无法入睡的人,对坐在一团小小的火焰前,各自怀着不可言说的心思。

 

评论 ( 1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