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
微博@渡边修

[于远ABO]花开2

关于ABO这个事儿呢,其实荣耀联盟关注的不太多。基本上能在千千万万的游戏玩家里出类拔萃的,大部分都是ALPHA或者BETA,也没听说过哪个职业选手自爆是OMEGA,所以大家都不太在意选手们的性别,登记的时候也只填写了男或者女。偏偏,邹远是个OMEGA。

 

邹远坐在床边抓着自己的头发,满脑子胡思乱想,实在说不出高兴多一点还是难受多一点。原先听说于锋转会的时候,他真的打心眼里开心,但是现在就说不好了。他虽然是OMEGA,但平时和BETA没什么不一样,之前有唐昊在的时候他俩一张床睡觉也没什么反应,只有到了发情期的时候才拉着人进浴室互撸一发解决,实在不行还有抑制剂。荣耀联盟里的ALPHA也不少,之前打比赛的时候也碰上过对手是ALPHA的情况,不过打个照面握个手,也没人发现他的小秘密。但是刚才和于锋只是并肩走了一段路,他就难受的几乎要窒息了,好像被灼热的沙漠的风吹进了喉咙,亟待解渴;好像有人抓着一把羽毛在轻轻地挠他的所有敏感部位,简直要了命。这以后要是每天一起训练一起比赛,自己扛得住?邹远心乱如麻,抓过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手指掐着软软的棉絮。

 

邹远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终于可以思考一下之前的事情。这日子还过不过了过不过了过不过了,邹远用枕头捂住自己的脸,心里全是弹幕。

等等?

邹远突然抱着枕头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刚才和于锋呆在一起这么久,自己反应强的不行,为什么于锋看起来半点反应都没有?!

 

“邹远,我们是不是要出去吃饭?”于锋敲了敲门,站在门外问他。

邹远吓得扔开手里的枕头,打开门探出脑袋,脸上的表情要多不自然就有多不自然,支支吾吾的应了几声,又缩回了门里面。于锋只当他还没准备好,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手翻翻邹远的杂志,等他出来。

 

俱乐部安排了晚饭,算是给于锋接风。老板、经理、公会和技术部门的负责人都来了,不过都是绕着于锋打转,邹远就坐在一边埋头吃饭。说是吃饭,于锋大部分时间在聊天,邹远大部分时间在……喝茶。虽然用过了抑制剂,但是邹远总觉得胸口闷闷的不舒服,饭也吃不下去几口,就指着一壶热茶了,基本上全程就是不停的灌自己水,于锋几次想开口问问他怎么了,都被他一脸凝重的表情堵了回去。

结果喝着喝着邹远又觉得不对,他想起刚才和于锋并肩而立的时候,分明闻到了一股玫瑰普洱的味道。可是他泡的分明是一杯绿茶,哪儿来的普洱味。难不成这是于锋的信息素?一想起这个邹远更坐立不安了,恨不得马上躲得远远的。茶饭过半,大家也该聊聊完,该吃吃完,邹远借口自己要去厕所,溜得飞快。

 

Iphone最经典的木琴铃声响起来时,于锋压根没注意桌上的不是自己的肾机,手指一划就拿起来放在耳边,对面嘈杂的车流声里,有个声音带着明显的脾气在咆哮:“邹远你快出来啦我在俱乐部门口!我明天一早的飞机,你快点出来我把东西给你就回家睡觉了!”

于锋愣了愣,觉得声音还挺熟的:“邹远不在啊,你哪位?我转告他。”

然后就听到对面不爽的一句咒骂,过了一会才听到对方继续开口:“我把他的东西放传达室了,让他自己去拿,别忘了。”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于锋还没反应过来,手机拿到面前一看,赫然写着两个字:“唐昊”。

于锋觉得这事儿信息量好大,但是邹远人呢?

3.

直到大家酒足饭饱,准备散场回宿舍,邹远还是没有出现。于锋不免有点担心,这时候张伟绕过人群走到他面前:“邹远说他不太舒服,先回宿舍去了。于队我们走吧。”于锋也没多想,把邹远的手机揣进了兜里,跟着他的队员们慢悠悠往回走。

路过俱乐部大门的时候于锋想起了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拉住了张伟,跟他说了这事儿。张伟听完,也没啥意外,直接往传达室一钻,跟保安嘀咕两句,就取来个大纸箱子,上面用马克笔歪歪扭扭的写了邹远的名字。于锋顺手接过来了,倒也不沉,估计是吃的,晃一晃就是纸袋子碰薯片的卡啦卡啦声。于锋秉承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直接跟张伟道了声谢,拎着箱子回宿舍了。

 

宿舍里没开灯,于锋摸索一下,摁开了客厅的顶灯。邹远的房门紧闭,看来是在里面休息。于锋走过去想敲敲门,又怕邹远睡了,只好把箱子和手机都放在一边,看时间还早,坐在客厅里玩起了IPAD。

 

其实邹远根本没睡。他倒是想睡,可是实在睡不着啊。

邹远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对ALPHA的信息素可以敏感到这个程度,光是闻到空气里的普洱味道,他就快要克制不住了。刚才坐在于锋的旁边吃饭,他压根吃不下几口,只能靠狂喝水来压抑自己内心的燥热。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邹远第一百遍问自己。

其实这几天根本不是发情期,邹远很清楚,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至少现在只不过是他被于锋的信息素影响,显得有点情绪勃发。只要自己稍微辛苦一点,配合上抑制剂,应该还能保持如常,不会被人看出来的。就是不知道于锋是不是会感觉到,听说ALPHA有的对OMEGA很敏感,不在发情期也可以察觉到信息素的存在。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邹远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是的,邹远在自我解决。

邹远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把门锁起来,自暴自弃的想着纾解一发大概会好点儿。他自从知道自己是OMEGA之后,也没真正的和人来上一发过,靠的就是右手和药剂,所以手上的功夫也还不错。可是这时候他脑子里一团浆糊,手上的动作也是杂乱无章的揉搓,实在说不上纾解。

何况他也知道于锋回来了,更不敢出声,咬着自己的下唇就是保持不停的套弄,但求快点结束。

但凡世事总是越心急就越要出岔子,邹远现在就差不多这个状况。平时灵活亲爱的右手这会儿却完全给不了他抚慰,他的动作简直到了粗暴的程度,比起爽利,反而是带出的痛感能打乱他的心跳。邹远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点受虐的倾向,无意识的掐着自己大腿内侧的皮肉增加爽快感。自己用手弄了半天,总是卡在最后关头,觉得缺少什么就是不够,邹远也很苦恼,偏偏这临门一脚就是不来。邹远忍不住回想了一下之前唐昊还和他住一窝的时候,心里更烦躁了。

到最后又是累又是难受还是没有射,邹远终于受不了了,脱了衣服冲凉水澡,冲到自己的头都被冷水激的都发昏了,欲望才渐渐平静下来。邹远套了件衣服,照照镜子,觉得自己看起来应该没什么异样了,才敢打开门走出浴室。

于锋还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浴室门,手指在屏幕上轻点,显然被IPAD上的游戏吸引了注意力。邹远暗自松了口气,叫了声队长,算是打过了招呼,就往自己房间走。

“哎邹远等等……”于锋从游戏中抬起头,叫住了邹远,“唐昊给你的东西,还有你的手机,都这儿呢。你身体好点了没有?”于锋说话的时候有点快,咬字不太清楚,问“好点没有”的时候就像TVB电视剧里的语气。邹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转过身看着他呆了三秒,才慌慌张张的顺着于锋指的地方搬起箱子,说了句“谢谢队长”就躲回了房间。

于锋看着他有些奇怪,又不敢问,只好继续低下头看屏幕,心里却想着:邹远的脸好红啊,不会发烧了吧?

 

评论
热度 ( 35 )